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会资讯 >

“百姓的歷史百姓修”全國首部社區微志上海首發

  • 2019-04-14 16:52
  • 来源:网络整理
  • 作者:网络整理
  • 评论:

人民網上海6月26日電 (葛俊俊) 近年來,隨著中國城市化、城鎮化的推進,傳統的鄉村正在消失,村鎮志的編修成為目前全國的一個熱點。但是,上海的黃浦區、靜安區成為城區的歷史都在百年以上,鄉村早就絕跡。

“二十七年前初次來到彭浦鎮白遺橋,這裡是一大片的綠色的菜地,成排的農舍間雜其間,縱橫的田埂四通八達。如今俞家宅、侯家宅、小陳宅、大陳宅……這些帶有芬芳鄉村氣息的地名都已經成為了歷史……”市民顧瑞均感慨到,斗轉星移,物是人非,彈指一瞬的變化可用恍若隔世來形容。

趙家橋 手繪圖

“2009年,為建造靜安寺交通樞紐站,趙家橋最后一大片石庫門裡弄老住宅消失了……”生在靜安,長在靜安,工作、退休也在靜安的土著居民李晉海說,趙家橋成為每次發小、同班同學、老鄰居聚會中最多的話題。

消失的弄堂,還有多少人記得?滄海桑田,這些歷史如何不被大家遺忘?6月26日,《時光裡的家園——上海市靜安區社區微志選輯》首發,這是上海第一部社區(居住區)志,也是全國首部社區微志。

擺脫僵化現狀 為編纂引入新鮮血液

“微志,‘微’即是小﹔‘志’是官修歷史書的一種,書名‘微志’一是指入志對象的居住區區域小,二是指該書的框架不同於大而全的傳統志書。”靜安區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葉供發表示,編纂單位選取了全區14個街鎮21個不同類型的居民區作為入志對象,包括當前存在的小區、正在拆除的小區、抑或已經拆除又在原址興建建筑構筑物的區域。

《時光裡的家園——上海市靜安區社區微志選輯》

近年來,國內也出現過幾本以社區志命名的文化產品,如江蘇省的《江蘇鹽城大孫居志》、《潞城市西街社區志》、《東莞市長安鎮涌頭社區志》等,但是它們大多是脫胎於村鎮志的“社區”志,內容以上級志書的框架目錄為基礎。

葉供發說,地方志講究客觀、全面、真實、簡潔,但是全面就會失去深度,客觀就會去掉很多修飾詞,顯得干巴。而微志極具市民氣息及濃郁的煙火味,是原汁原味的。

同時,葉供發指出,當代上海是個“海納百川”的城市,具有民主的城市理念與OPEN的氣度,因此要真正破除地方志編修僵化的現狀,撤掉“藩籬”的“沉疴”必須引入新鮮的編修隊伍,一群沒有被“傳統”固化的編寫者。

作為首創,地方志辦公室首次通過“靜安方志”微信公眾號招募作者,鼓勵社會上熱心城市記憶留存事業的人們參與這項創新的工作。據了解,作者中有海派作家、退休干部、報社總編、建筑師、文化志願者、全職太太、普通居民等,使該書真正實現“百姓的歷史百姓修。”

創新N+X模式 增添特色市井氣息

西王小區

據介紹,文章通篇採取N+X模式,除常規必寫元素外,根據小區各自特點增加特色內容。葉供發說:“各小區有各小區的特色,蕃瓜弄有蕃瓜弄的特色,大中裡有大中裡的特色,各不相同。小區要是大家統一就沒有味道了。”

由作家朱惜珍撰寫的《中行別業》一文中,“名字取得怪怪的,不稱別墅稱別業。耐人尋味定有緣,中行產業卻有別。”及“中行有位宋漢章,心地善良好領導,有次奔喪送同人,屋小逝者雨淋潮、宋公見狀北悲戚,決心建造此弄堂。”兩首民間流傳的小詩簡潔明了的介紹了中行別業的由來,通俗易懂。

中行別業門楣 手繪圖

“中行別業小區作為上海近代史上第一個具有社區概念的生活小區,從它的規劃和籌建的那一刻起就蘊含了許多和諧、和睦的元素,同時也體現了‘以人為本’的理念。”通過對中行小區歷史的挖掘和撰寫,朱惜珍深深感受到老住戶對中行別業濃濃的感情。

在老住戶的心中,中行別業就是他們的家園,他們和小區有著千絲萬縷割舍不斷的情結。如今住在小區的邢仙娟,今年93歲了,1946年2月搬進中行別業“老公寓”151號樓,至今已經住了70多年了,說起中行歷史如數家珍。朱惜珍感慨到:“如果不是修志,很多歷史都將湮沒。”

相关阅读

热点阅读

友情链接